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。不成功,不收费。

侦探项目

PRODUCT

电 话:130-9737-8133

手 机:130-9737-8133

联系人:黄先生

E_mail:http://www.tfeicar.com

地 址:

您当前的位置是: 首页 > 侦探案例

侦探案例

深圳侦探取证调查

发布时间:2022-05-30 20:29:42 丨 浏览次数:

深圳侦探取证调查在我妈的眼里,我是个叛徒。,这还得从很多年前说起。 我爸那会响应政策,去了我妈的那个乡村,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他,在乡下人眼里就是个废物。 我爸这个读书人也瞧不上穷乡僻壤的人,所以跟当地人处得很不好,因而总是被孤立。但他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以为自己很快就能回到城里,不再跟这些乡下人打交道。 但年复一年,总等不到回城的消息,他渐渐就颓了,人消瘦下去。

4e474ee982ae5cc3735c540bb0fe7e9.png

因为没啥吃的,走路都打飘。 由于我爸不会干农活,经常被骂,其他人都看热闹讽刺他,只有一个叫大柱的男人会帮他,听到他饿得肚子叫,还会把带的午饭分给他吃。 

大柱的父母都过世了,他跟妹妹相依为命。他是个很善良的人,虽然我爸有点读书人清高的臭毛病,不拿正眼瞧他们这些乡下人,但他总说一个年轻人背井离乡来到这里,心里不好想是很正常的。所以他有事没事儿就去找我爸,帮他干活,也教他乡下的生活习惯,还开导他。 我爸再傲气,毕竟还不到二十岁,也从来没有经历过事儿,在他乡突然有个大哥对他好,他像被感化了一样,没那么倔了,都按大柱教的做,果然日子就好过了些。 大柱特别高兴,他逢人就说:“我就知道那个人不孬,你们还不信,瞧他现在干得不挺好的么!”有了大柱做缓和剂,我爸跟村里人的关系也一点一点在缓和。

还有一个原因大概是他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回不了城,所以他不得不学会接受现实,让自己融进这个环境。 一旦我爸放下了身段,他的一大优势就显了出来——识字,有文化。 他帮忙整理村里多年积攒的文书,帮忙记账,因为细心认真,村里要修点碑文之类也会找他写。过年过节的对联也少不了他的毛笔字,连村里唯一的老先生都感叹自己的活路被个小娃子给抢喽。 我爸的精气神也恢复了些,他本来就生得矜贵又气派,不再臭着脸就是个很俊的小伙儿,家有适龄女儿的就动了心思。 大柱抢了个先,说要把他唯一的妹妹介绍给我爸。 

我爸因为欠着他的人情,就见了。大柱生得五大三粗,他妹妹却称得上清秀,见面那天她特地穿了一身红色的新衣服,还细细地描了眉,红纸抿了唇,是个有灵气的小佳人。 我爸大多时候在男人堆里混,见到的都是膀大腰粗的粗俗妇女,乍一看这个眼睛水汪汪的小姑娘,颇有点当兵三年,母猪赛貂蝉的味儿。心跳都不自然了,大柱看着他妹从脸颊红到了耳后根,直拍着大腿叫好! 可我爸虽然在那一瞬间被美色冲晕了头脑,在接下来的聊天中却渐感失望,大柱妹不识字,她崇敬地看着他,却无法对他的话做出任何有效的回应。也是啊,那时候一个村都找不到几个断文识字的男人,更何况大柱这种没爹没妈的穷家庭? 

我爸虽然接受了回不了城的现实,但骨子里还是个理想主义者,深圳侦探取证调查他希望将来的伴侣能跟他灵魂相通。所以眼前这个姑娘并不合他的意,起初的冲动也就慢慢冷却下去。 他不忍心骗大柱,就直说了他想娶个识字的女人做老婆,大柱想得很简单,直接说:“那你教我妹不就完了?一天教一个,一年咋也得三百多个了吧!”我爸承了大柱不少的恩,也不好把话说得太死,又只好推拖着自己还年轻,娶妻不着急。 大柱对他妹有着绝对的信心,说:“你很快就会喜欢上我妹的,我妹收拾家务在村里是一绝,她还做得一手好饭,我就不信你小子不上心!”可直到两年后,我爸也没喜欢上他妹。教她识字她嫌累,认不得几个就放弃了,不过她很执拗地包揽了他的衣裤鞋袜,她觉得做这些更符合妻子的本份。 

大柱家的屋被大雨冲垮了一大半,他决定重新盖个房子,去扛木头的时,候不小心被一颗大树砸伤了,当场就吐了血。 他临死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妹妹,拉着她的手递给了我爸。我爸明白他的意思,他想拒绝,可大柱口吐鲜血的样子让他难以启齿,只好被动地把手放了上去,看到这一幕,大柱含笑闭了眼。 尽管我爸自始至终都没用言语给大柱妹一个具体的承诺,但乡下人认死理儿,觉得牵了手就等于答应娶人家了。 长兄如父,所以村里人就让他俩在热孝期赶紧成婚,让他也走得安心。 

我爸心里很纠结,他理想的妻子不是大柱妹,可那种情况他也不好多说啥。眼看着村民在张罗他们的婚事,他也急了,就试探地跟一个阿叔说了他不想娶亲,这话算是捅了大篓子,阿叔叫嚷着我爸是不是想始乱终弃? 村民都围攻了上来,指责我爸忘恩负义,这两年他们眼看着我爸跟大柱妹走得近,要是他不娶,她还能嫁给谁?她现在就是一孤女,要是名声也坏了,她还活不活了?我爸被各种声音骂得抬不起头来,那边大柱妹趁人不注意要去跳河,哭诉反正自己也没人要。 大柱妹被救下之后,指责我爸的人就更多了,他只得同意这门亲事。他可以当一个忘恩负义的恶人,可不能让大柱妹去死,他们家就剩这个独苗了,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出事。 

当然,一开始他也存着别的心思,婚后他借口大柱刚走,都分房睡的。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回城变得遥遥无期,两年多时间过去了,大柱妹的肚子始终没有动静,就有风言风语说是不是这个城里娃下不了种子啊,还给他许多生孩子的偏方。 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种羞辱?加上大柱妹也很贤惠,于是他心软了,也就认了。 没多久,大柱妹的肚子就大了起来,最后生下来一个女孩,也就是我。自从有了我之后,我妈便像个真正的主人一样把持着整个家。她说那些书纸也没啥用了,都用去引火了,我爸虽然难过,但他辩驳不赢,只得看着那些纸张都化为灰烬。只有抱着我让我听他念书时,他的脸上才会神彩飞扬,仿佛还是那个十几岁的少年。 

我妈把他操持得人模人样,从吃饭穿衣到出行,她仿佛把他当成另一个孩子在养,喝水都要先试试烫不烫,但我爸并不快活。 村里建小学时,我爸曾提过要去教书,他的确不是干农活的料,教书也算是专业对口了。 本来村里已经同意了,我爸那些天格外欢快,梳头发时还哼着小曲儿,可这一切被我妈搅和了。她不同意我爸教书,说家里忙不开,他得留在家里,哪里也不许去。 我爸急了,跟她吵,她立刻就嗷哭起来,把村里人都引了过来,她哭得很大声,好显得自己是受委屈的一方,是需要被怜悯和支持的。 乡下人的劝法都一样,说家和万事兴,教书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不去就不去吧。

他们又提到了大柱,说他肯定舍不得自己妹妹这么哭的。不要跟他们讲什么道理,道理属于会哭会闹的那一方,这些年我爸早就体会到了这一点。最终只能颓然地把自己关在房里,悲愤地放弃了可以短暂逃离烦闷的工作。 我爸日渐寡言,像个木头人一样,有时候我出去玩了,他就一个人坐在屋檐下,什么也不管地发呆。 村里有活动了,我妈偶尔会催着我爸去表演一个,朗诵首诗或者画一副画,大家都夸他有文化,他就会露出一个笑。我妈起先也高兴,她抱着我腰都挺直了些,那个有文化的男人啊,是她的汉子。 可是很快她又会变得不高兴,因为有个年轻姑娘说想请我爸写两副对联,不白写,给钱的。 我爸欣喜地答应了,但我妈蹭地站起来,拒绝了这桩交易。

她目光犀利地瞪着那个姑娘,仿佛她在干一件见不得人的事,她攥着我的手很用力,我一吃痛就叫了出来。 我爸看到这样子就叹了一口气,从我妈手里把我接过去抱着,喃喃地说:“不写就不写吧,写得又不好。” 我妈这才收敛了气势,我爸则抱紧我,沉默地加快了回家的速度。 第二天,我跟着我妈去地里,她跟别的婶子聊起来,婶子问她昨晚上为什么有钱也不挣,我妈从鼻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:“呸,那女的一看就没怀好心思,眼睛都在放勾子,这种事难道不是家里大人出面吗,一个丫头片子找男人做买卖,不要脸!”婶子就顺着她的话说姑娘家不矜持。也许是久未跟人吐露心事,我妈那天很亢奋地说了很多,包括为什么她不同意我爸去教书,不是她不眼红教书先生这个职业,而是她听说学校里还有个刚死了老公的女老师。那刚死了男的,心里能安分?我可不放心把她爹跟那种女人搁一块!”就在我爸以为他会在乡下了此余生时,他可以回城了! 

他的眼泪前所未有地喷涌而出,每根头发丝儿都透着喜悦,反观我妈,听到消息后眼睛瞪得老大。 那几日,我妈的脾气更加阴阳怪气,我随口说了一句粥太咸了,她就摔了筷子说有得吃就不错了。我被吓懵了,我爸赶紧来哄我,不满地对她说:“你冲孩子瞎发啥火!”我妈呛声说:“我肚子里爬出来的,我还骂不得了?我还要打呢!”说完就扯过我在我屁股上呼了两下。 我爸抬高了声音:“你这人太蛮了,孩子没错就不能瞎打。” 我妈更不服气了,嗓门压了过去:“谁家不打孩子?”我爸吼:“我们那儿!”他终于可以把他生长的城市挂在嘴边了,我妈愣了愣,一时间没明白过来我爸的意思。 

我爸说:深圳侦探取证调查“孩子要教不能随便打,那不是让街坊邻居看笑话么?”这下,我妈终于明白过来,我爸这是要把我们都带走,带去他长大的地方。 我爸摸着我的头,话却是对我妈说的:“你赶紧收拾收拾,我家里人寄来了车票,过几天就走。”我妈的嘴巴咧到了耳后根,她一直害怕这个男人会借着回城把她撇下,没想到,他竟然带她走。她少有地哭了,像个少女一样满心酸涩,她甚至暗下决心,去了城里,一定跟我爸好好过日子。 可她没有想到,日子有时,竟会那样难过。我爷奶对我妈这个儿媳肯定很不满意,但他们都是有教养的人,深圳侦探取证调查木已成舟也只好认了。不会明面上说些嫌弃的话,只是骨子里的瞧不起却也是藏不住的。 我妈与大院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,她不懂那些时兴的东西,不会摆弄那些时髦玩意儿,就连卫生习惯她都不懂。 那天她上完厕所又忘了冲,偏巧那天家里来了客人,一进厕所就尖叫了起来,大家都觉得很尴尬。

我奶就说了她几句,这么大个人了,这点小事都记不住。 我妈倍感委屈,她在乡下从来不用冲水的啊,她已经很努力地适应我奶家的一切了。她在村里称得上是个爽利的妇人,可如今偏偏事事都很笨拙,这让她很沮丧。当初怀抱着美好跟着我爸来到城里,然而一切都不如她所愿。

她怀念起在村里的那些日子,我爸虽然寡言了些,但人在她跟前,周围也都是她熟悉的事物,她从不慌张。 如今,我爸成天往外跑,我爷奶也不爱跟她说话,一说就是她哪儿做得不好,得改。走亲戚从来不带她,有人来家里了,匆匆介绍一句就把她打发出去。他们没有骂我妈,但态度就像软刀子,一刀刀地刺进她的身体里。 




 





网站首页 | 深圳侦探| 侦探项目| 新闻资讯| 侦探案例| 联系我们| 客户留言|

扫码关注我们